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三文鱼成“背锅侠”,挪威海产局也喊冤

中国经济周刊 2020-6-21 18:08:54 7浏览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陈惟杉 | 北京报道

6月16日晚,在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20场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副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专家施国庆表示,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三文鱼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者中间宿主。“进入到污染场所之前的三文鱼,并没有检测出新冠肺炎病毒。”

虽然三文鱼尚未被证明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中间宿主,但是此次“黑天鹅事件”已然让做三文鱼进口生意的海鲜水产商户们损失惨重。

此前在6月12日晚,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

在这之后,多地商超、餐馆的进口海鲜,特别是三文鱼,已经纷纷下架。

盒马鲜生寿司销售停业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以前用来放水产品的冰柜改放为可乐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进口海产品商户损失惨重,“库房里的货已经报废”

据外媒6月18日消息,挪威海产局表示,挪威三文鱼上周对中国出口锐减34%至240吨。

特别是德法公共电视台ARTE近期播出的一则关于挪威三文鱼养殖的视频显示,三文鱼养殖环境恶劣,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引发了国内的关注和恐慌情绪。

6月18日,挪威海产局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来澄清说明称,ARTE报道中许多针对挪威海产养殖业的说法是缺乏事实依据的。

2019年10月,挪威海产局方面曾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已成为挪威增长最快的海产品出口市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挪威三文鱼对华出口量已达到1.86万吨,同比增长92%。市场调查表明,44%的中国消费者会将挪威作为进口海产品的首选产地。

“国内每年进口三文鱼的量是波动的,冻三文鱼大概有几百、上千条柜,冰鲜三文鱼的进口量则不好估算。”一位常年做海鲜进口生意的老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我们公司每年进口的冰鲜三文鱼大概在20万箱左右,每周大概有两三千箱,这个数字并不固定,而是根据市场情况来做判断。”

他告诉记者,自己公司三文鱼的出货量大概占据整个华北地区的四分之一。“华北、东北地区的货都从北京的三个仓库中发出,供应北京本地的比例大概为四分之一。”

“此前市场已宣布‘放假三天’,对市场内部,包括库房等进行整体消杀。”6月19日,一位在北京丰台西南郊市场做海鲜进口生意的商户告诉记者,目前市场的全部人员已经完成核酸检测,一些人还在等待结果。“几天前接到通知说所有进口商品禁止出库,今天上午市场方面刚刚通知商户,在人员完成核酸检测后,库房内的商品也要经过核酸检测才能出货,但具体如何进行还不得而知。”

他告诉记者,自己的公司除了在西南郊市场有库房,在北京的另外两处库房分别位于京深海鲜市场与新发地市场。“目前进口的海产品都被压在库房,总量在500吨以上,其中三文鱼占比并不多,大概有十几吨。”

“即使现在货能提出来,外地的一些地区也已经停止从北京进货,从北京出去的物流车辆已经不让进入市场。”有海鲜商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库房里的货已经报废,“或者先冻上,到时便宜些卖。活的海鲜,比如波士顿龙虾就有上万斤,如果按六七十元一斤计算,这部分的损失就不小。”他告诉记者,这一波疫情对其造成的损失可达上千万元。

除了被压在北京仓库中的货物,这位商户介绍说,他仍有货物被滞留在天津港。而据他估算,天津港每天进口的海鲜类与肉类货物数量可达100到150条柜。

“冷冻的产品从天津港入关,活鲜,包括冰鲜三文鱼从首都机场入关,没有装上飞机的货物已经通知他们停止装机,因为国内已经无法清关。”这位商户告诉记者,冰鲜三文鱼对时效要求比较高,因此都是通过空运送达。“国内的冻三文鱼基本只从智利进口,用于煎烤,保质期大概是两年,但一般半年左右就已经被卖出。而冰鲜三文鱼用于生食,保质期在15天左右。”

商超水产品在打折销售,无人问津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4天亏损10万”,做核酸检测也救不了生意

“本人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请接触我的诸位亲友放心。小店已经暂时歇业,我与新发地曾密切接触,常吃三文鱼,疫情爆发后,又吃了一次,现身说法,呼吁大家不要歧视三文鱼,理智抗疫。”从事三文鱼批发生意的张强(化名)发朋友圈如是说,他在京深海鲜市场有一个摊位。

6月12日上午,京深海鲜市场就开始加强管控。工作人员逐个通知商户新发地发生了疫情,可能与京深海鲜市场有关,因此市场需要暂停营业,进行严格排查。“中午防疫人员就来到市场,说要对市场里所有售卖三文鱼档口的人员及可能接触的人员进行核酸检测,要求我们暂时停业整顿。”张强告诉记者。

6月13日,张强的摊位就关闭了,京深海鲜市场门前贴出暂停营业的告示,大批商户撤走市场内的生鲜产品。

6月15日,张强被安排免费做了核酸检测,并开始居家隔离,但张强的手机每天都是忙线,从亲戚到客户再到社区工作人员,问题不外乎是:“做核酸检测了吗?”“检测结果怎么样?”“你的三文鱼的检测结果怎么样?你摊位采样的结果出来了吗?”

已经停产三文鱼批发商户提供的核酸检测正常证明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据北京市丰台区副区长张婕6月14日介绍,北京市疾控中心针对京深海鲜市场的海鲜区特别是三文鱼交易摊位以及公共区域进行采样检测,合计采集样本469件,其中人员咽拭子186人,环境样品283件,目前结果都是阴性。

令张强焦虑的不是他的检测结果,而是他备受打击的生意。

“飞来横祸,欲哭无泪。4天我亏了10万,幸亏我没感染,也没传染给别人。”张强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他告诉记者,除了三文鱼,他的海鲜店还批发活鱼、活虾、活蟹、北极甜虾等,平均每天的流水大约能有四万元。“关门以后,我立刻清点了库存,三文鱼全部销毁,我开始在朋友圈贱卖海鲜,每天都亏2万元以上。”

和张强相比,经营日料店的王伟(化名)也损失惨重。

日本驻华大使馆的调查数据显示,日本料理店近些年来在中国的数量迅速增加,从2013年的1万家增加到2019年的6.5万家。

王伟经营的日料店在2018年年底开业,自今年1月底以来就一直停业,直到五一前才开始营业。他告诉记者,日料店以食材新鲜著称,对配送要求很高,因此外卖生意很一般。“我们以堂食为主,店里6月初已经基本恢复到疫情前70%的营业水平,日流水有1万多元,但自6月13日后,日流水变成了1000多元。这半年,算上从租金到人工的成本,每月亏损达10万元。这次三文鱼受到波及对我来说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不,比解放前还惨。”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江户前寿司、和彩放题、德川家、秋樱等日料餐馆均已下架三文鱼及三文鱼相关产品。

三文鱼成“背锅侠”,行业被按下暂停键

“今年大部分时间一直在亏损。”北方一家规模较大的海鲜进口公司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今年的三文鱼市场规模只剩下往年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前一阶段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级别调整至三级,市场刚刚得到一定程度恢复,但是新一波疫情到来后直接“归零”,市场在未来几个月能恢复就不错了。“三文鱼行业在今年不会有太大的起色了,遭受的是毁灭性打击。京深海鲜市场做冰鲜三文鱼生意的商户竞争也很激烈,如果只做单一三文鱼产品估计今年亏得更惨。”

“一夜之间日料店的拿货几乎全部暂停,正常情况下每天的流水是上百万,现在是零。”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往年单月的销售额大概在5000万元到6000万元之间,今年以来只有2000万元左右,现在每日的流水甚至是零,但库房、人员、店面的费用每日可达几万元,“不要说赚钱,今年对于我们来说能活下来都是万幸。”

6月15日,A股三文鱼概念板块集体低开,佳沃股份(300268.SZ)开盘跌9%,国联水产(300094.SZ)、开创国际(600097.SH)等也小幅低开,但随后均快速反弹。

“本次三文鱼成为‘背锅侠’,从短期来看让整个行业被按下了暂停键,会对三文鱼及海鲜消费产生一定影响。但长期来看,这会反向促进行业反思,对从业者的要求会更高,产业升级势在必行,现代化、专业化、品牌化势必成为未来的主流趋势。”佳沃副总裁王云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智利、挪威、澳大利亚等都是中国主要的三文鱼进口来源国,进口量逐年递增。

2019年佳沃股份出资约64亿元,跨国并购智利三文鱼公司Australis Seafoods,该公司是智利经营最好的三文鱼公司之一,在发展潜力最大、自然禀赋优异的第十二区拥有多张牌照,未来仍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本次交易不仅是智利三文鱼行业迄今为止最大宗的收购案,同时也是中国企业首次大规模跨境并购获取三文鱼上游稀缺生物资源。Australis Seafoods三文鱼业务主要销售区域为欧美等海外地区,目前中国市场销售占比仅为5%左右。

“现在看,此次北京新发地疫情将使国内三文鱼产业面临新一轮调整,但长期看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趋势不会改变,中国消费者对高蛋白低脂肪的海鲜产品的消费习惯日趋养成,只要疫情得到控制,刚性需求就会促进消费复苏。未来三文鱼传统加工方式必将被集中加工、全程可控、来源透明、路径清晰、营养安全的工厂化先进产能所替代。”王云峰说。

责编 | 孙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